一位陌生骑士的来信

尊敬的殿下,


如果已经捏到这张泛黄的信纸,你就会知道这是一个已死之人最后的爱语了。我并非奢求同情或者您的爱,只希望你能耐心读完我以生命燃烧而成的话语,这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的意志和人生里,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一个人。高贵,俊美,却又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恶劣。我的人生就是在遇见你的那一刻开始的。


我曾过得残破不堪又瘦小无助,是名孤儿却是打架最狠的孩子。他们抢夺我的食物,偷走我打零工攒起来的钱财,殴打我,朝我身上吐口水。那是一段如何黑暗的日子啊,但我只知道应该活下去,我的生命是我的父母留在这世上最后的东西。而我开始贯彻那份——从垃圾桶边捡到的缺页的童话书上学来的正义。我开始自诩骑士,开始不再逆来顺受,开始反抗。我用捡到的棍子狠狠教训所有欺负我的人,保护那些女孩,也曾因此被报复的瘫在报纸铺成的草席上无法动弹,思考自己生命的意义——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的眼前浮现了童话,我告诉自己骑士为正义而死就是最好的命运。


还有人像我这样保护别人吗,我所在的地方尽管都是孩童,大家却每天为了生存厮杀,我是最后的骑士了,只有我愿意保护更加弱小的人。因此就算堵上自己这条微不足道的生命也是光荣的。


现在想来,或许正是我这种豁出命的狠戾和固执让您注意到了我。


我不知道您作为王公贵族为什么如此喜爱隐去自己的身份在大街小巷穿梭,可这都不重要。因为您正是在我踩着求饶的敌人的头颅时出现的,在那个黑色的巷口,还余下几年光阴才能成年的您却像一束光。


“你叫什么名字?”


我还记得您当时对我说的话,好听的嗓音几乎让我眩晕。我不堪示弱倔强的挺直了腰板,却依然是个稍显稚嫩与破烂的少年。


“在下安迷修,是最后的骑士!”


然后您笑了,好看的紫色眼睛锁在了我的脸上,一瞬间我的心又滚出了浓热的血液,思维呆愣停滞,可我知道,自己人生的齿轮因此转动。


只有皇室才有这样摄人心魄的眼睛。


然后您就带走了我,让我进了王宫,进入了骑士团,让我真正的接触到了童话。可我也没能见到您来看望我,后来我知道了这是一份不可能的奢求。


我知道了真正的骑士精神,而骑士是会永远效忠于他的王的。想到我的信仰和国王,脑海中浮现的全是您的面容。这一刻我知道我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不去爱你,没有办法让自己的信仰从你的身上抽离。


我当上了骑士,宫廷却内乱了。他们说你是叛军,你认识骑士长,你狠毒又令人敬畏。可我只想得起你曾在训练时分随机和我成为对手,比剑落败时倔强也不服输的神情。所以我是不信的,你向往的是自由,是飞翔,是更广阔的天地,而不应该囚禁成笼中的金丝雀,就像一如既往每夜带着心腹翻越宫廷的门墙那样——可这更被有心之人扣上了谋反的帽子。终于你忍受不了了,真的开始密谋,只是这份谋略是为了让自己逃出去。


我堵截在宫口,只有我。我是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您啊,可绝不掺杂一丝伤害您的念头。我说“殿下,在下奉旨拦截您逃离王宫与叛军里应外合,您若是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击败我。”事实上我只是顺遂着那份少年心性只想再同您战一次。


论使用双剑您是打不赢我的,所以我让自己的佩剑被您击断。


可是放走您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我因“实力不足”令“图谋反叛”的王子逃跑而被驱逐,可这也不是最令我绝望的事。


我可能再也见不到您了。


这时的你已经不允许别人使用尊称了。


我带着残破的——你打断的那柄佩剑离开了皇家骑苑,离开了皇宫,就像你一样,可是我还是再也能没见过你。


我四处打探你的消息,盔甲留在了居住的别院。一路上我学会了烘焙面包,做过很多杂工勉强维持生活。


我依然在寻找你。


我终于看见你了。


在我被请来帮忙解决斗殴的酒吧,你和当初那几个心腹在一起喝酒。曾经的少年模样蜕变的更加锋利,却更加令我着迷。紫色的眼睛注意到了我,和我对上了视线,眼里却写着陌生。


第一眼您成为了我的信仰,第二眼却让我刚成熟的内心掀起滔天巨浪。


你还是那么,那么的自信,深色的发丝绑上了星辰的头巾,让我想起曾经在宫中第一眼见你时那精美王冠上的钻石,你比它更闪耀。


对您的忠诚变质成了迷恋,可我知道这份感情只会无疾而终。


每夜我都会反复梦见你的模样,在幸福的梦境和惊醒的夜晚抱着空洞的内心,或许是夜魔有心要折磨爱上自己心中的神,爱上他的信仰,爱上一个男人的我,让我夙夜难寐。


现在我就要死了,但我会拼尽全力写完这封给你的信,让它送到你的手上,知道我这些年来的单恋。或许我的做法太过于自私,原谅我吧,我一直在忍耐您对我没有丝毫印象的痛苦啊。


我得了流感,应该是这样,因为感到头晕和久违的无力——就像镇子里感染的每一个人那样。一切的起因只不过因为我想要去搭一把手,把流感的人送去安小姐的诊所。说来我绑足了绷带,也捂着破烂的布料作为口罩,看来还是没能抵得过流感的侵袭。


已经■五■■了,天气逐渐变得有些热。你会再一次将长衫的袖子利落裁去吗?我的衣服总有补不完的漏洞,冬天不太好过,但是夏天会很舒服。粗糙的桌面有些凹凸不平,前面的黑块…只是我犯困吃药的时候撒上的水渍。原谅我,殿下。


我想我真的很爱您,所以才做出如此以下犯上不符合骑士道的事,我真的爱您。我想要把一切都告诉你,珍藏在我心里的唯有共同的那份脆弱的童年回忆。你贯彻了我的一生,是我的生命之光。


这份为你而存在的身体里微弱的生命力,在执笔的时候让我的笔尖颤抖,你却让我的心颤抖,撕裂又缝合。从小就不怕炙热与严寒,你还是小王子的时候曾打趣我的体质。可我现在觉得极热又堕入极冷,我好像记不住所有的事情,可是你的轮廓却在脑海里愈发清晰。


我就要死了,骑士不应当去影响所爱之人的生活。所以如果在下能活下去,我会撕毁这封信的,不去打扰你,我只是怀揣着这份爱意不断的沉默,就像我一直以来持之以恒坚持的那样。我用做面包攒下来的一些积蓄买了这些信纸,买通了邮差让我能把信寄给你。请您不要生气,我永远是您最忠实的骑士,是您最坚定的拥护者。


我会对所爱至死不渝。


至此,我想我做到了,殿下。


您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

评论(5)
热度(18)

© △ABC上的动点P | Powered by LOFTER